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风水盘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8|回复: 1

《风水墓事》作者:老柒哥

[复制链接]

39

主题

71

帖子

20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9
发表于 2018-6-26 17: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001章 迁坟
我叫古小川,今年二十岁,是贵州省贵阳市开阳县人氏。

        从我记事以来,我就和一个极不靠谱的老头儿一起生活。很多人都叫他薛大师,而我则称呼其为“师傅”。

        但是我极少对他使用这个称呼,一般情况都是直接叫“老头儿”。

        老头儿告诉我,我是一个孤儿,是他捡来的。我的名字及生辰八字是他在捡我的时候在包裹我的襁褓中找到的。

        他在县城的城北开了一家专门给人堪舆风水的店铺。

        其实,根本就算不上是店铺。也就是在我们家所住二楼的窗户外面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写了一些“专业堪舆风水”等等字样和电话号码而已。

        所谓的店铺,也就是我和老头子的家。

        我呢,除了从小跟着老头儿耳濡目染,学会了一些风水学之外,我也没其他的本事了。

        所以,在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之后,便跟着老头干起了替人堪舆风水这个行当。

        有活儿干的时候,我就跟着老头儿出去干活儿。没活儿干的时候呢,我就开着老头儿买的那辆二手车出去跑跑黑车。

        日子虽然过得不是大富大贵,但是也算是衣食无忧。

        “小川,你师傅呢??”早上起来,我刚要准备出去跑几趟黑车就在门口遇到了赵叔。

        这个赵叔是一个道士先生,和我师傅算是合作关系,哪儿有白事的时候,他们都经常在一起做。

        而我自然和他也是非常的熟悉了。

        “哦,赵叔啊!老头儿他没在!”我对赵叔回答道。

        赵叔也知道我和我师傅之间的关系,我们虽然经常的吵吵闹闹,但是师徒之间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

        “你知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赵叔继续对我问道。

        “谁知道,走了好几天了,电话也关机了,大概又是被警察扫黄给扫进去了吧!”我瘪了一下嘴说道。

        赵叔闻言,不由抱怨了起来:“哎……这个老薛!真是的!”

        我之所以说我师傅是一个极不靠谱的老头儿,就是因为他爱喝酒、好女色,喜欢吹牛。

        他每天都要喝酒,而且就爱喝那种难以下咽的包谷酒。而他赚的钱,十之八九都会奉献给路边亮着暧昧灯光的廊。还有就是他说的话,十句有九句是不能相信的。

        这不,前几天吃了晚饭,他说出去打会儿小麻将,然后去了就去了,到今天都没回来。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每隔几个月总会神秘的消失那么几天,所以我都已经习惯了。

        要么就是被警察给扫进去了,要么就是偷看大姑娘小媳妇洗澡被打了,他不好意思回家。反正以他的身手,他也不会吃多大的亏,所以我也不用担心。

        每次他都会安全的回来的,但他回来之后,每次问他去哪儿了,他都是支支吾吾的。时间长了,我也懒得问了!

        “怎么了?赵叔!找我师傅有事儿?”我对赵叔问道。

        “可不是吗?我接了一单大活儿!”赵叔用右手背砸左手心说道。

        “大活儿?什么大活儿啊?我能做不?我和你去呗!”我兴奋的对赵叔问道。

        大活儿,那自然就能够挣大钱了,这样的机会,我且会放过!没办法啊,家里有那个不让人省心的老头儿,我必须得多赚点钱以备不时之需。谁知道他哪天又被警察给扫进去了,我又得去交罚款赎人啊!

        “你!?呃……怕是不行!”赵叔瞄了我一眼说道。

        “说说看啊!是什么活儿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跟着你们跑,什么活儿我不会啊!再说了,我师傅没少私底下教我!”我谄媚的对赵叔央求道。

        “迁坟!你行吗?”赵叔望着我问道。

        “行啊!怎么不行啊!这活儿我之前又不是没干过!你想想,那南龙乡那次,还有禾丰乡那次,不就是我做的吗?我师傅就是站在旁边看着而已,啥都没做!”我笑着说道。

        “事倒是这么一回事!可是,你师傅没在啊!他不在,人家事主能认你说的吗?”赵叔说。

        也是,每次出去做事儿,都有老头在身边。他在个人生活作风上面没上面好名声,但是在堪舆风水这一方面名声倒是不错的。

        “瞧你说的,怎么就不认了,我只要把事儿给人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能不认吗?”我努力的想说服赵叔。

        赵叔闻言,用质疑的眼神望着我说道:“可是,那个事主也是别人介绍给我的!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家为什么要迁坟?迁的是谁的坟?迁到哪儿去?什么时候迁合适?这些我可都不知道!你能去给人先把这些给说清楚了?”

        “当然能了!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儿呢!这么多年了,我难道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学会吗?”我拍着胸脯说道。

        说实话,我虽然是在拍着胸脯保证,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没底。迁坟可不是一件小事儿,涉及到的事儿那可是方方面面,可比埋一个新坟要麻烦得多。

        但是,这些年,我不但从老头儿那儿学会风水堪舆之术,而且吹牛皮的本领也是学到了一些的。

        所以,我虽然心中没底,但是话却是说得异常的笃定。

        “你确定!?”赵叔还是有些不相信我。

        “哎呀,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吧!再说了,你这临时去哪儿找一个比我还有经验的呢?”我对赵叔说道。

        赵叔听了我的话,抿了抿嘴唇,然后沉吟了起来。

        “好吧!给你小子一次机会!”赵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了下来。

        “谢谢!谢谢赵叔!”我赶紧道谢。

        之后,赵叔告诉我,事主家是花力乡的,我们得立即赶过去。

        我听完之后,二话不说,收拾上东西,带上赵叔驱车就走。

        我们到花力乡之后,给事主打了一个电话,问清楚地址之后,又开车沿着乡村小路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位于深山中的事主家。

        “你好,请问您是薛大师吧?”

        事主叫岳常贵,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头有些稀少,左颧骨上还有一块黑色的胎记。我们到的时候,他早早的就站在村口等着了。

        我们一下车,他就直直的冲赵叔去了!他把赵叔当成我师傅了。

        “呃……不好意思,我不是!薛大师今天有事儿没来!但是他徒弟来了!”赵叔指了指我说道。

        岳常贵望了我一眼,眉头立即就紧蹙了起来,然后有些不悦的对赵叔说道:“啊??那个……那个……不是说好的吗?薛大师怎么……”

        他的态度,我能理解,我毕竟才二十岁,迁坟这样的大事儿交给我这么一个毛头小子,他不放心是正常的。

        赵叔闻言,望了望我,示意了我一下,意思是让我自己出来搞定。

        “岳常贵是吧?我师傅说了,你家这点事儿,让我来就行了!你尽管带我去你家要迁的坟那儿看看!然后我就会把所有的事儿给你说得明明白白!我要是有一件事说来对不上,你去县城砸他的牌子!”我老气横秋的说道。

        老头儿教过我,在这些事主面前,一定要装深沉,说话得有底气,否则是无法让他们信服的。

        岳常贵见我说话的态度,语气都那么的牛气哄哄的,不由对我打量了起来。见我目光坚毅的望着他,他迟疑了一下说道:“那……那好吧!”

        “走吧!带路吧!带我们去坟地!”我继续牛皮哄哄的说道。

        “呃……好吧!”岳常贵对我勉强的笑了一下。

        我们这刚到,连岳常贵的家门在哪儿都不知道,我这就要去直接去坟地,目的就是先声夺人,先做出一副很牛掰的样子。

        当然,我这是也在给我自己鼓气。

        和岳常贵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人,他没有向我们介绍,所以,我们也不知道是他家的亲戚还是村子中的村民。

        我从车上背上了包,跟着他们,我们一路向村里后面的山上而去。

        我们走了差不多十五分钟左右,到了半山腰上的一片开阔地。那儿东一个西一个的埋着十几个坟。

        “那个……那个……”岳常贵望着我迟疑的叫了起来。

        “哦,我叫古小川!你叫我小古或者小川都行!”我对他说道。

        “哦……小……古小大师,这个就是我们家要迁的坟!”岳常贵指着一个低矮的坟堆对我说道。

        听他的话,我也是大感无语,什么叫“古小大师”啊?大概是他觉得叫我小古或者小川不礼貌,又觉得叫我古大师也不合适,所以就出来这么一个“古小大师”。

        哎,哪怕是他叫我一声“小古大师”也好啊!这“古小大师”听起来太别扭了。

        但是我现在也没空和他计较这些了。

        我向他所指的坟堆望了过去。

        “请问这里埋的是你家什么人!?”我对岳常贵问道。

        “哦……那个……这里埋的是我父亲!”岳常贵对我说道。

        我闻言,立即就蹙起了眉头,这不可能啊?这里怎么可能埋的是他的父亲呢?这绝对不对头!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走了过去,从坟头上拔起了一株野草,向草根望去。

        “哼,不对吧,这里埋的不是你的父亲,这里埋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我回头对岳常贵说道。

        岳常贵闻言,惊讶的对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71

帖子

20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9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7: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2章 孤坟
“呵呵,我可是薛大师唯一的徒弟,难道这么点小事我都看不出来吗?你以为我没两把刷子就敢出来做事?”我有些小得意的说道。

        岳常贵的反应,无疑证明我说对了。

        这让我心中的确有些小得意,毕竟我这是第一次单独出来做事。

        我知道,这一定是这个岳常贵看我太年轻,故意的指了一座女坟来考验我。如果我连这座坟中埋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分不出来的话,那他一定不会同意我来接他家的事儿。

        哎……他也实在是太小看我了。虽然我这些年没有独立的出来做过事,但是我也没少跟着老头儿出去啊!

        他所指的这座坟,我一眼望去就知道是一座女坟,而且坟中埋的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非常的简单,这座坟右边的草比左边的草高,而且右边的草明显要长得好一些。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在坟头拔了一株野草。那野草的根须黄,而且弯曲蜿蜒,这就证实了我的判断,这是一座女坟。

        因为男坟上野草的草根不是这样的,而是草根白,而且是垂直向下的。

        当然,如果用这样的方式还未能确定坟中之人是男是女的话,我还有其他更多的方法。

        比如,刨开一点点拜台下的泥土,观其颜色;点燃三炷香,看香冒出来的烟等等等等。

        至于我能确定坟中的女人是一个年轻人,那更是简单了。

        因为坟头上的野草很软,而且嫩。还有就是,这坟上还长着一些嫩枝,这些嫩枝可是从坟中冒出来的。故而,坟中之人一定是一个年轻人。

        因为如果坟中埋的是一个老人的话,那就不会长这种嫩枝,而是硬草,而且野草的根须会很希很少。

        “嘿嘿……嘿嘿……不好意思!那个……我……”岳常贵对着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赵叔此时也显得高兴了起来,他也在一旁说道:“你就放心吧,这小子厉害着呢,薛大师的本事,那可是已经学了十之八九了哦!”

        岳常贵闻言,立即点头说道:“那是!那是!”

        “那走吧,带我去看看你家真正要迁的坟吧!”我淡淡的对岳常贵说道。

        “好!好!好!”岳常贵此时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

        我和赵叔对视了一眼,我看见他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些赞许之色。

        而此时,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些村民也低声的议论了起来。

        “不错!不错!这是张家小丫头的坟,他居然看看就知道了!”

        “是啊!他居然拔根草看一下就可以分得出坟中埋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还真是厉害!”

        “嗯,的确厉害!这老岳也是,人家要没两下怎么敢来啊!”

        “就是,薛大师的徒弟,那能有差了吗?”

        ……

        虽然这些都是一个风水师的基本常识,但是听着他们的议论,我的心中还是不由的多了几分自信心。

        “古大师,这边请!!”岳常贵客气的对我说道。

        但是,我在他的客气中看出了一些异样的东西。至于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心中就是有一种不对劲儿的感觉。

        难道他还没有信任我?还会故意来测试我??有这种可能,我还是得小心的应付,这单活儿可是我第一次独立完成的,可不能给搞砸了。

        我和赵叔跟着岳常贵向旁边山路而去,然后钻进了后面的一片杉树林。在杉树林中又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之后,到了林中的一小块空地上。

        进入空地中,一座高高大大的坟茔就出现在了眼前。

        望着这座坟茔,我再次皱起了眉头。

        不对啊!

        这座坟茔所埋的位置很好啊!虽然不是那种出大富大贵的地儿,但是这座坟的后辈儿孙也算是衣食无忧,无灾无难啊!

        更重要的是,这座坟的后辈儿孙会有一笔不小的外财,这笔外财足以让一家过上富足的生活。

        “这里埋的是你的父亲??”我对岳常贵问道。

        “是啊!”岳常贵斩钉截铁的对我回答道。

        我看他十分笃定的样子,不由沉吟了起来。这些坟可是没有墓碑的,我是无法从墓碑上得到信息的。

        他见我不说话了,立即对我问道:“怎么了?你看出什么问题了吗?难道这里埋的不是我的父亲?”

        我闻言,没有说话,从口袋中拿出了罗盘,心中暗念一段法决之后,单手掐出了指决,引动萦绕在坟墓上一缕阴气,将其掷入我的罗盘之内。

        “你过来!”我对岳常贵叫了一声。

        “啊??怎么了?”岳常贵茫然的对我问道。

        我指着我的罗盘对岳常贵说道:“向这上面哈上一口气!”

        “为什么啊?”岳常贵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对我问道。

        “让你哈你就哈,哪儿那么多废话!”我冷冷的低喝道。

        这也是跟老头儿学的,他说的,对待这些事主,千万别太客气,越是客气他就觉得你越没有本事。

        果然,那岳常贵听见我的话之后,悻悻的应了一声:“哦”。然后便乖乖的向我的罗盘上哈了一口气。

        在他哈完之后,我立即掐出指决,将他所哈出来的气和我从坟上引出来的阴气搅合在了一起。

        “没错!这是你父亲的坟!”我望了一下我罗盘中的两股气之后,淡淡的对岳常贵说道。

        “本来就是啊!”岳常贵说道。

        望着他的样子,我的嘴角翘了一下说道:“虽然这是你父亲的坟没有错,但是这绝对不是你想迁的坟!!”

        岳常贵闻言,先是一惊,然后干咳了一声,装出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对我问道:“你……咳……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不是我想迁的坟呢!?”

        就算不是风水师,只要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此时也知道我说的是对的!这座坟不是他想要迁的坟。

        “哼,迁这座坟?除非你想祸事连连,家破人亡!”我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淡淡的对他说道。

        我这可不是唬他!

        常言道,穷不改门,富不迁坟。

        这富之坟且是可以乱动的,要是乱动,那亡人不宁,自然就会引来报应。

        岳常贵听见我的话,脸色顿时就变了,变得有些惶恐起来:“啊?有这么严重吗?”

        “不信你可以试试!我告诉你,如果你要迁的是这座坟,对不起!你给我多少利是钱,我都不会帮你家迁!”我将罗盘收了放进了包里,作势离开。

        见我要走,岳常贵两步就跑了过来,一把就拽住了我,大叫道:“不,不,那个古大师!古大师!别走!别走啊!!”

        我自然是不会走的,我可不会让自己一分利是钱都拿不到,白跑一趟。

        “我没开玩笑!”我望着他正色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你说的是对的!我要迁的的确不是这座坟!”岳常贵的态度此时变得相当的诚恳了。

        哼,我就说嘛,之前我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他之前指了一座女人的坟告诉我那是他父亲的坟,见我辨别出来了,又心生一计,把我带到他父亲的真正的坟这儿来。

        我停了下来,示意他松开拉住我的手,然后望着他淡淡的说道:“我告诉你!你家原本可是过得不怎么样,是埋下这座坟三年之后,你家才开始好转的!!是不是这样!?”

        “啊!!?”岳常贵沉吟了起来。

        “是与不是?”我追问道。

        他似乎在回忆,一会儿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嗯!是这样的!!”

        “还有,你家可得了一笔不小的外财!这笔外财就是因为这座坟埋得好!否则,你以为你那么好命,会莫名其妙的得到那么大的一笔外财?”我继续说道。

        “啊!!这个你都知道?”岳常贵一脸惊骇的望着我问道。

        “我看过你家的坟地,你家的大事小事,就没我不知道的!”我做出一副很高深的样子说道。

        这句话我是吹牛了!就算是我看过他家的坟地,也不可能知道他家所有的事儿。只有他家的坟茔上显示出来的,我才能够知道。

        “那是!那是!对不起了!古大师!我错了!你别介意了!”岳常贵真诚的给我道歉。

        “好了!小川!人家都道歉了!别计较了!”赵叔此时走了上来,对我说道。

        他说完之后,又立即对岳常贵说道:“你也是,这小川有本事没本事,你试一次就好了!你这是干什么啊?行了!赶紧带我们去看看你家真正要迁的坟吧!”

        有赵叔这两边劝,我也借坡下驴,对岳常贵说道:“带我去看看吧!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要迁什么坟,让你这样小心翼翼的!”

        “好!好!这边请!这边请!!”岳常贵客气的对我说道。

        然后,他带着我们向山下而去。

        在下山的过程中,他告诉我,他真正要迁的坟是一座无主的孤坟,就在他家的新修的房子旁边。

        他说,自从他家在那座孤坟的旁边新修了一栋房子之后,每天晚上那座孤坟总要整出一些吓死人的动静来。一到晚上,那栋房子简直就成了鬼宅,谁都不敢在那儿住。

        而且,从房子修好之后,他家所有人都不得安宁,频频的出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乐道门 风水盘 乐道安贫

GMT+8, 2018-9-23 05:23 , Processed in 0.18258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