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风水盘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27|回复: 1

《 绝命风水师》风水盘作者:吵夜郎

[复制链接]

39

主题

71

帖子

2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3
发表于 2018-6-26 17:4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白虎抬头
我家世代都是做风水先生的,因为是祖传的手艺,在当地非常有名气。

        “风水养人亦能伤人”,风水术养活了几代人,我们家族也为之付出了很大代价。

        到了爷爷这代,由于他天赋很好,完美的继承了祖上传下来的风水术,并有所发展。所以他的名声更响,经常有远路的客人慕名而来。

        爷爷却一直严格遵守着祖上传下来的两不看规矩。

        第一条是远不看。

        他只给县内的人看风水,如果出了这个范围,无论对方给的条件多么优越,他都是不会去的。

        另一条就是晚不看。

        过了掌灯时分,大约晚上八九点钟,爷爷就会回家,无论多么重要的事,都要等到天亮了才能办。

        我曾经很好奇的问爷爷,祖上为什么会留下这么古怪的规矩?

        爷爷沉着脸,很严肃的说,因为这些规矩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违备了就会死人!

        他说,一百多年前,祖先大风水师章兆鳞找到了这个名叫小龙湾的村庄。这里的风水格局非常好,正是他要找的地方。

        村后的老爷岭如仙人端坐,把村子护在当中。村左的山丘浑圆如馒头,风水上称之为金仓,村右同样有一个半圆形的山丘,被称为玉库。

        黑龙江的一条支流缓缓的从村前流过,跟玉带似的环绕着村子。

        在风水上,这种格局被称为仙人座。

        只是仙人座的白虎砂在气势上压过左边的青龙砂,这叫白虎抬头,是一件很忌讳的事情。

        他也知道,世上根本就没有百分之百的风水宝地,只要能破局就不伤大雅。况且他也没时间再去寻找别的地方。

        他把村民召集来,让他们帮忙在白虎砂左边挖了一个水池。

        水池长宽各九米,深三米,又让人把山上的溪流引下来,注入都水池中,水池里的水满而不溢。

        他很满意的点点头,这座水池名叫白虎跳涧,可以阻隔白虎砂的煞气。

        弄完这些,他就离开了村子。

        一个月之后,他赶着一辆马车回到村子里,车上拉着一口锈迹斑斑的青铜棺材。

        他盖了三间土坯房住下来,并且娶妻生子,以给人看风水为生。

        作为御用风水师,他的眼光独到,很快就有了名气。

        他看风水的时候也遵循着这两条规矩,并且当做祖训流传下来。

        具体为什么,爷爷也不清楚,他总觉得跟祖先带回来的那口铜棺有关系。

        只是那口铜棺材就象消失了似的,再也没人见过它。

        在几代人中,先后有两个人打破规矩,并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第一个打破规矩的是太爷。

        在爷爷三十几岁的时候,一天半夜,太爷拿着罗盘和桃木剑悄悄的出了门。

        当时爷爷已经成家,住在另一个院子里,他并不知道太爷的离开。

        第二天,天大亮了,太爷还没回来。爷爷非常着急,他跟村民找了很多地方,最后在白虎跳涧旁边找到了太爷的尸体。

        太爷直挺挺的跪在水池前面,他双手托着罗盘,桃木剑断成了两截。他七窍流血的样子很可怕,已经死去很长时间了。

        太爷肯定记得祖上留下来的规矩,不知道为什么会半夜三更的到那里去。

        爷爷始终也没告诉我其中的缘由。

        另一个打破规矩的人是我父亲。

        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村里很多人都出外谋生。父亲不想像祖辈那样,一直窝在这个小村子里,他也是在为我着想。

        父亲性格叛逆,对风水又不感兴趣,经常为了这件事跟爷爷吵架。可是无论如何,爷爷都不许他离开。

        父亲很倔强,偷偷的带着母亲离开了村子。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爷爷心里很难过,没事的时候,他就会一个人坐在炕上默默的抽烟。

        他和奶奶养大了我,并且供我上了高中。

        我也知道,上完高中我就得回村去跟爷爷看风水了。因为县内根本就没有大学,爷爷绝对不会允许我到外面去的。

        高考前的一天早上,我刚刚起床,就接到奶奶的电话。

        奶奶非常着急,跟我说,宇儿,你快回来吧,你爷爷要不行了,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我的头嗡的一声,爷爷才六十几岁,身体健壮,不应该有什么事的。我急忙请了假,然后打车回到村子里。

        看到我进了院子,奶奶就迎了出来,她的眼睛通红似乎刚哭过。我边问她,爷爷出了什么事?边急匆匆的往屋子里走。

        奶奶说,昨天夜里,你爷爷出去一趟,回来就这个样子了。

        这让我想到了太爷,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在夜里出去。

        我来不及多问,进了屋,看到爷爷正静静的躺在炕上。

        他脸色苍白,双颊深陷,就像生气被什么东西给吸干了似的,样子非常吓人。他吊着一口气,就在等我回来。

        我拉着他的手,眼泪不知不觉的滚落下来。

        是爷爷和奶奶把我拉扯大的,我和爷爷之间的感情很深。

        特别是看到他这个模样,我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爷爷轻轻的拉住我的手,说道,你总算回来了,我有很多事要告诉你。要是不说出来,我会死不瞑目的。

        我已经泣不成声了,跟他说,您说吧,我听着呢!

        爷爷说,你不用伤心,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这是我们章家人的宿命。

        听爷爷所讲,我才明白我们章家人的身世。

        高祖章兆麟是道光皇帝身边的御用风水师,道光对他非常信赖。

        有一段时间,道光经常梦到一个早夭的女儿跪在他床前哭泣。

        他感到非常不安,就找来章兆鳞商量这件事。

        章兆鳞说,格格阴魂不安,或许跟她的陵寝有关系,最好能给她迁葬。

        这个寻龙点穴的任务自然落到了高祖身上。虽然格格早夭没有后人,可是这件事也不能马虎。

        最后章兆鳞在百花山上找到一个很不错的穴位。

        他试着把地面挖开,下面的泥土呈浅黄色,润而不湿,刚好适合安葬格格。

        当时跟着他同来的是他徒弟,名叫周天泽。周天泽跟了他十几年,高祖毫无保留的把风水术教给他。

        两个人商量一下,就把土重新封起来,并且做了记号。

        道光对这件事非常重视,找个好日子,派人跟着章兆鳞动土修建陵墓。

        还没走到点的穴位跟前,他们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穴位在一个山坡上,只见漫山遍野的都是黑色蟾蜍。

        它们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有的已经死掉,更多的蟾蜍仍在不停的爬过来。

        在他们做过记号的地方,蟾蜍堆积得足有一米多高。

        连章兆鳞都有些傻眼了,看了这么多年风水,他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场景。

        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找的是一个凶穴。

        知道这个消息后,道光大怒,打算拿章兆鳞治罪。

        可章兆鳞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能肯定,那个穴位绝对没问题,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

        知道穴位具体位置的只有他和徒弟两个人。

        难道是周天泽出卖了他?

        他还有些犹豫不定,他当然不想死,就悄悄的逃出了京城。

        果然,他出事之后,周天泽就取代了他的位置,并且混得风生水起的。

        很明显是周天泽出卖了他。章兆鳞气得半死,却也无可奈何。

        更令他气愤的是,周天泽手段阴狠,他在京城郊区章家的祖坟里设置了一个歹毒的风水局,他要让章家断子绝孙!

        章兆鳞让自己冷静下来,得先想办法让章家的香火传承下来。

        他才找到这里,并设置了一个风水局。

        爷爷接着说,我们章家人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们窝在这里这么多年,就是想有一天出去找他们算账!

        我不解的问,爷爷,周天泽还有后代吗?

        爷爷说,周家一直人丁兴旺,在风水行业非常有威望,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的。爷爷不成了,这个任务就落到你头上了!

        我咬着牙说,爷爷您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这样就好,爷爷说,我们章家祖坟的位置非常隐秘,我现在就告诉你它在哪。

        祖先把仙人座风水局里的生气都集中在祖坟里,用来护佑章家的后代。山里有一块巨大的磁铁,真正的灵穴位置比用罗盘测出来的位置偏两百米,祖坟就建在灵穴上,记住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我这才明白,我自小跟爷爷学习风水术,也悄悄的定过位,却始终也没找到祖坟的位置。

        我用力的咬着嘴唇。

        章家之所以把祖坟的位置当成一个秘密,就是怕周家人来做手脚,否则我们几代人的努力就算白费了。

        爷爷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脸,说道,宇儿,我们章家五代人的希望都集中在你身上,你要努力!

        说完他勉强从炕上坐起来。

        他的身体很弱,好几次才坐稳,我赶紧扶住他,问道,爷爷,你要去哪里?

        爷爷苦笑着说,去该去的地方。我们章家人死前都会留一口气,自己走进祖坟里去。因为活人是不宜到那个地方去的!

        他勉强从炕上下来,我想要扶着他,跟他同去。

        奶奶更了解爷爷的性格,她朝着我摇摇头说,让他去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喉咙有些哽咽了。

        我们到了院子外面,看着爷爷颤颤巍巍的走到村口。他的身影在我们视野里消失了。

        我的心很疼,双手握在一起,指甲差点插进肉里。

        我没见过周家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对我们章家斩尽杀绝!这个仇我一定要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71

帖子

2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3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7: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九龙抬棺
过了一会,奶奶拉着我回到房子里。

        我问她,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爷爷为什么会在夜里出去?

        奶奶叹了口气说,“昨天半夜忽然听到有敲门声,你爷爷就下地去开门。

        我把窗帘拉开,透过窗户往外面看了一眼。当时我被吓了一跳,因为在门口站站一个纸人。

        它是白色的,像是刚从水里爬出来,身上还在往下滴水。

        你爷爷开门看了它一眼,之后就转身进屋了。

        我问他,出了什么事?

        你爷爷说,它找上门来了,我得出去一趟。他手里拿着罗盘和桃木剑就出去了。

        我知道你太爷的事,还有章家的规矩。看来同样的事要发生在你爷爷身上了。

        你爷爷到了外面,纸人就像活了似的,在前面给他引路。

        我当时非常害怕,一夜都没睡,天亮的时候你爷爷才回来。

        他非常虚弱,就是你刚才看到的样子。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不肯告诉我,并说,但愿这种事不会发生在宇儿身上。

        然后他就让我打电话,叫你回来,跟你交代后事。”

        听她这么说,我的眼泪又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我暗自下定决心,绝对不会让爷爷失望,更不会让章家的祖先们失望!

        我退了学,接了爷爷的班,在村里当起了风水先生。

        爷爷留给我一个枣木罗盘,一柄磨得有些发亮的桃木剑,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铜铃铛。

        最重要的是那本没有封皮的风水书。

        那是祖先们的心血,他们把心得都记在书上,这本书简直成了传家之宝。

        爷爷虽然教会我很多风水术,可是有不懂的地方,我还得到书上去查询。

        或许是因为我太年轻了,来找我看风水的人并不多。

        爷爷看风水的时候,我们家门口简直算是门庭若市,如今却门可罗雀。

        奶奶安慰着我,宇儿,不要着急,当初你爷爷接你太爷班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只要我们章家有实力,迟早会有人来的。

        直到两个多月以后,我才接到第一份活。

        来找我的是村里的大伯,他姓刘,名叫刘大富。

        跟他名字一样,他家在村里是最富有的,两个儿子在省城做生意。只有老儿子留在他身边,村里多数人都姓刘,他也是坐地户。

        刘大伯说,“我们刘家的祖坟就是你祖上给看的,他当时说只能埋三代人,如果再埋,生气就会变淡。之后要重新找穴位。

        你四爷的病很重,我怕他挺不了多久了。我打算让你帮忙再点一个穴位。”

        我当然不会推辞,按照大伯的吩咐,在周围的山里搜寻起来。最后在卧牛山脚下找到一个穴位。

        这个穴位虽然不会让他的子孙后代大富大贵,却也能衣食无忧的。

        因为就算是能找到更好的穴位,如果刘家人福分不够,也是承受不了的,甚至会起到不好的作用。

        刘大富对这个穴位很满意。

        我告诉他坟墓的尺寸,并且叮嘱他说,只能挖八尺深,如果过深就会泄生气,也就是龙气。

        刘大富点头同意。

        从那以后,又陆续接到几个小活。总算有人来找我看风水,我的心里当然很高兴。

        大约半个月之后,四爷就去世了。我帮刘大富挑了一个适合安葬的日子。

        三天之后,一个邻居神神秘秘的告诉我,你还不知道吧?刘大富打算今天出殡,已经派人去挖坟坑了!

        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离我给他们挑的日子还差两天。

        况且刘家出殡,会来找我帮忙的。

        我赶紧到了刘家,果然看到他们正在准备出殡的事,刘大富却没在家,他已经去了坟地。

        我接着到了坟地,看到一大群人围在我找好的穴位跟前。

        刘大富陪着一名中年人站在人群前面。

        那人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黑色长袍,正朝着众人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

        看到我走过来,刘大富脸上的神色很不自然。

        他干笑着说,侄子,我本来打算按照你说的去办。可吴先生说今天更适宜动土,所以我们就临时决定了。

        听到刘大富跟我说话,那人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不屑的问,这就是章家后人吗?

        看打扮就知道,他肯定也是一位风水先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刘家又找了别人来。

        其实对于这种事我也不想计较,反正我嘱咐过他们,至于听不听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我点点头,跟刘大富说,大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不会干涉的。

        刘大富以为我是来兴师问罪的,听我这么说,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一些。

        他接着说道,侄子,你也知道,我只想让你四爷入土为安,不想出什么差错。

        我识趣的退到一边,看着吴先生指挥村民挖坟坑。

        我也知道,刘大富肯定不怎么信任我,所以才又找了一名风水先生来确认一下,并且对我的决定做了改动。

        他们从天刚亮的时候就开始挖,如今坟坑足有八尺深了。

        我之前测过,坟坑最好挖八尺,如果再深,可能会伤到下面的龙气。

        看到他们并没有停手的意思,我提醒着刘大富,大伯,不能再挖了,否则会伤到龙气,对风水有很大影响。

        刘大富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扭头看了吴先生一眼。

        吴先生冷冷的说,穴位在山脚下,地层很厚,要挖深穴才能更好的利用下面的龙气。既然东家找了我,我就得替他们着想。

        他的表情很轻蔑,似乎根本没把我看在眼里。

        刘大富苦笑着没有说话,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我不想多说,就背着手站在一边看着。

        吴先生提高声音,似乎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坟坑要挖到一丈二尺深,回去后东家会重重有赏的!

        挖坟的都是普通村民,他们知道刘大富财大气粗,当然都按照吴先生的吩咐去办。

        坟坑越挖越深,忽然地面一震,坟坑底部塌了下去。

        那几个人被吓了一跳,赶紧闪到一边。

        坟坑的正下方有一个不大的空间,里面密密麻麻的缠绕着好几条蛇。

        它们足有一丈多长,身体是血红色的。

        坟坑塌陷的时候,它们都探出头来盯着外面的几个人。

        我暗自叹了口气,这个穴位比我想象的好了好多。蛇的感觉非常灵敏,习惯把洞穴建在龙气浓重的地方。

        风水中把蛇称为龙,红蛇是其中最吉祥的。如果按照我的安排,把棺材埋在上面,这就是一个九龙抬棺的格局,刘家人肯定会大富大贵的。

        可是如今被戳破,龙气涣散,风水吉穴已经变成了败穴。

        村民惊呼着,好多的蛇!

        那些蛇仍旧纠缠在一起,并没有逃跑的意思。

        看到红蛇的时候,吴大师也有些吃惊,他或许也意识到了什么。

        不过他跟刘大富解释道,东家,这里真是一块风水宝地。蛇能辨识龙气,幸亏我们挖到了它们,否则它们会夺走宝穴里的龙气,对刘家后代很不利。

        对于他的话,刘大富也是半信半疑的。

        他问道,那该怎么办?

        吴先生说,这里是蛇穴,就算驱走了,它们也还会回来的。为了不惹麻烦,不如来个斩草除根吧!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些蛇肯定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因为吸收了龙气才变成红色。

        它们灵气很重,如果弄死它们才是惹了大麻烦。

        我跟刘大富说,大伯,这些蛇不能弄死。不如用麻袋装着它们,到很远的地方放生,它们就不会回来了!

        其实刘大富也觉得杀死红蛇有些不妥,他在犹豫着。

        吴先生不耐烦的问,东家,你到底听谁的,要是听他的,我马上就走!

        很明显,他是在要挟刘大富。

        跟我相比,吴先生年纪更大一些,刘大富当然更相信他的话。

        他咬咬牙说,好,吴先生,就按照你说的办!

        十几名村民围在坟坑周围,他们都是刘家子弟,我势单力孤的根本没法阻止他们。

        看了看坟坑里的红蛇,吴先生说道,去把它们弄出来,然后弄死!

        看着那些蜿蜒着纠缠在一起的红蛇,村民也是心惊胆战的,谁敢去招惹它们?

        刘大富看了看站在旁边的两个侄子。

        他们两个一个名叫刘岩,一个名叫刘嵩,都是仗着刘家有些势力,偷鸡摸狗,横行乡里的角色。

        村民也是敢怒不敢言的,他们当然更加不信邪。

        刘岩和刘嵩跳进坟坑,分别抓住一条红蛇。

        红蛇性格温顺并没有咬他们,只是缠在他们手臂上面。

        刘大富让人准备好麻袋,他们把蛇一条一条的装进麻袋里。

        直到把所有的蛇都捉了出来,他们才从坟坑里爬出来。

        刘岩把麻袋口紧紧绑住,两个人手里分别握着一把铁锹,不停的向麻袋上拍去。

        血从麻袋里渗出来,在场的人脸色都很不好看。

        他们砸了足有十几分钟,才把麻袋口打开。

        里面的红蛇被拍得血肉模糊的,已经死掉了。

        吴先生说,你们把它们带到远处,挖个坑埋了吧!

        刘岩笑着说,蛇身上都是精肉,埋掉真可惜,我们晚上拿它们当下酒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乐道门 风水盘 乐道安贫

GMT+8, 2018-11-18 23:10 , Processed in 0.19026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