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风水盘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13|回复: 1

《都市风水医师》风水盘作者:睡梦z971288

[复制链接]

39

主题

71

帖子

2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3
发表于 2018-6-26 18: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都市风水医师 》 第一章 重生了
  姜笑,十六岁,孤儿,在江都的一家孤儿院长大,听院长所言,自己是在大冬天的时候被人扔在了马路边,那年冬天是江都极为罕见的一年,整个城市都被大雪覆盖,院长刚刚出了菜市场,就发了姜笑,那个时候姜笑身上就裹着一间长袍,袍子上面仅仅有个姜字,但胸口戴着一颗石头,上面刻着一个“笑”。

        大概八九年前,也是姜笑知道自己身世之后两三年,那时候上小学,看到同学下课都是父母接送,想过自己的父母或许在什么时候来接自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姜笑这个想法渐渐的谈了,如果父母真的来接自己又何必把自己大冬天仍在大马路上。

        自从想通了那点之后,姜笑渐渐的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即使在孤儿院也没有什么朋友,后来当姜笑十二岁的时候孤儿院的院长爷爷生病死去,一位中年的妇女接手了孤儿院,那名妇女对于孤儿院的那些孤儿向来没什么好脸色,后来姜笑便自己辍学离开了江都那个伤心地。

        ...

        悦天酒店,魔都的五星级大酒店,不过现在是下午五点左右,所以酒店里面的人数不是特别多,而在这家酒店的西餐厅部门现在也是休息的时间,里面仅仅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是留守部门的人,一名是前台,一名则是服务员。

        “姜笑,今天发工资呀。”其中那名女的说道。

        姜笑罕见的一笑,重重的点了点头。

        “还以为你不会笑呢。”那名女的说道,因为姜笑已经来到这家酒店快一年了,基本上不讲什么话,只是低着头不停的做着事情,拖着垃圾。

        不过很快姜笑就不讲话,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想着等下去买个什么东西去接小艺。

        那名前台的女孩看到姜笑又在哪里不做声,也没趣的走开。

        很快就到五点半,晚班上班的人吃了饭也上了,姜笑就下了班,在更衣室换了衣服之后,便飞快的跑到了旁边一家好德店,当然姜笑不是想在里面买什么东西,因为他知道里面的东西都比超市偏贵,不过里面有着一个atm机。

        卡插了进去,姜笑按下了小艺的生日,看着里余额,三万五千块钱左右,这就是姜笑的全家家当,虽然十二岁就出来,工作四年,但是前两年基本都是勉勉强强过生活,经常被克扣工资,这三万多块钱都是最近两年才存的。

        至于姜笑心中的小艺,全名叫做何艺,比姜笑大一岁,还在读书,高三,是姜笑去年的时候认识的,何艺家里不是很好,所以利用暑假期间做兼职赚点学费,而就在那时候认识了姜笑,再加上姜笑对何艺真的是好的不行,所以两人便在一起了。

        当姜笑从商场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距离小艺下晚自习只有半个小时,摸了摸肚子,虽然很饿,但是想想等下跟小艺一起吃饭瞬间感觉好了很多。

        姜笑手上还有着一个小盒子,盒子比较精致,这当然是为何艺准备的,一块手表,是上次两人一起去逛商场的时候,何艺盯着那块手表看了很久,那时候姜笑就说帮她买,但是价格一千五,何艺最后将他拉走了,但是姜笑就默默的记下了。

        终于听到了熟悉的下课声音,姜笑精神一震,看着校门口开始出来的人。

        大概五分钟之后,姜笑终于看到了何艺的出现,脸上露出了笑容,就要走过去,但是很快脚步止住了,只见今天的何艺打扮非常的漂亮,穿着一件姜笑以前没看到她穿过的衣服,应该是新衣服。

        接着走到了一名二十三四的青年面前,接着就吻了过去,而那名青年只是嘿嘿一笑,就将手搭在了何艺身上,并且手也不安分起来。

        姜笑虽然跟着何艺谈了一年多,但是从来没有这样过,最多牵牵小手,一方面是何艺不同意,另一方面或者心中有着一点自卑吧。

        此刻姜笑心中万念俱焚,手上的盒子也不知道何时掉落在了地上。

        而这个时候何艺终于看到了姜笑,整个脸色一变,接着在那名青年耳边说了说什么,那青年只是轻蔑的一笑,当着他的面动作更加的过分,接着两人一步一步向着他走过来。

        “姜笑,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何艺看着姜笑的苍白的脸,内心出现了一丝丝的波澜。

        不过很快,何艺看着姜笑的穿着,再看看身旁张斌的穿着,想了想自己的家境又想了想自己的未来,张斌人帅多金,彻底的狠下了心。

        “为什么。”姜笑心中虽然知道了答案,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们不适合,我要的你给不了。”何艺的话重重的打在了姜笑的心里,没错他的确给不了,但是每个月他只有那么多,全部给她还不够吗。

        “小子,你听到了吗?”那名青年嘲讽的对着姜笑说道,并且手上的力气不由的加重了几分,旁边的何艺不由的发出了一道呻吟,气息也便粗了很多。

        看着满脸通红的何艺,他以前甚至舍不去去捏下她的脸蛋,跟别谈身子了,原来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廉价,或者说他的爱是那么的廉价。

        姜笑终于忍不住了,大骂道:“王八蛋。”说着就要一拳头向着那青年打去,不过那青年很快就反应过来,微微退了一点。

        发了疯的姜笑又要冲上去,但是这个时候何艺挡在了他的面前,接着一巴掌对着姜笑的脸打去叫道:“姜笑,你发什么神经啊。”

        这一巴掌瞬间将姜笑打的愣在了哪里,而这个时候,那青年就是一脚对着姜笑的肚子踹去,瞬间姜笑感觉一股疼痛蔓延全身,整个人都不由的趴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那青年也没打算放过姜笑,又是一脚踹上去,叫道:“要你还对本少爷动手,要你动手。”一脚接着一脚,很快便将姜笑踹的只见进气不见出气,而何艺就在一边看着虽然脸上一些不忍,但是竟然没有丝毫求情的意思。

        终于姜笑闭上了眼睛,耳边时不时传来阵阵声音。

        “这人这么可怜,我们去扶一把吧。”

        “别,小心别人赖上你,并且是张少爷打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找麻烦。”

        大概过了几分钟,姜笑睁开了眼,拖着重伤的身子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旁边还有着大量的学生,姜笑脸上站满了血,周围的人吓了一跳,终于有人说道:“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

        不过姜笑也没有理那些人,在现在的他看来,一切都是嘲笑,拖着身子不知道走了多远。

        深夜,在一家正在施工的大楼顶层,一个满脸是血衣衫不整的少年喝着酒,地上有着十数个酒瓶,少年嘴里模模糊糊不知道说着什么,接着整个人终于倒下了。

        而这个时候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少年的胸前有着东西不停的泛着光,强烈的光线令姜笑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眯着的双眼看着自己的胸前的石头,但是大脑一片模糊,竟然起身向前走了起来,但是这是没有施工完的高楼,一步两步,一步踏空,姜笑整个人从十多层的高楼上掉了下去,在掉下的过程之后,突然石头的光便的强烈无比,但是瞬间什么也没有了,一切消失不见,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恢复了平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71

帖子

2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3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8: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新的轨迹
“这里是哪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姜笑终于恢复了意识,但是周围一片黑暗,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还没有等到姜笑反应过来,只隐隐听到了一名妇女连绵不断的尖叫声,接着姜笑感觉整个人瞬间呼吸不过来,接着感觉自己被人狠狠的对着自己屁股打了一下,姜笑一愣,没反应过来,为啥别人打自己屁股,接着又是一下。

        接着听到有人紧张的说道:“少爷,怎么还不哭啊。”接着又是一下,姜笑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自己屁股不能忍了,就要大吼一声“干嘛。”

        但是这一吼出来之后,跟姜笑想的完全不一样啊,竟然是一道哭声。

        “终于哭了,少爷终于哭了。”接着又是拍了几下屁股,姜笑又是几声哭声。

        顿时姜笑整个人都懵了,这到底怎么回事,隐隐想起自己好像喝醉了,接着好像从楼上掉下去了,难道这里是地狱,想想姜笑就想大叫,虽然那个时候心已死,但是真正死了还是很害怕的。

        但是又是几声大哭,接着外面有人冲了进去了,大叫道:“我的儿子,我的女儿,唉,管他娘的,快点把我孩子该我抱抱。”

        接着感觉换了一双手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感觉胯下一痛,就听到:“儿子,是老子姜天的儿子,哈哈。”

        不过姜笑就不这么想了,一声大哭,用着婴儿语叫道:“变态啊。”不过估计这个便宜老爹是听不到了,不然估计还要弹两下。

        “真不管他娘了啊。”而这时候姜笑听到了一声好听的妇女声音。

        “嘿嘿,哪敢哪敢。”终于勉强搞清楚状态的姜笑听着便宜爹妈调起情来,接着又来了很多人,姜笑又被这个抱那个抱了一会,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三个月,姜笑基本每天大半的时间都在睡觉,不过也终于熟悉了这个身体,没错,就是这个婴儿身体,双眼也终于睁了开可以看到世界了,世界还是那个世界,还是华国,并且也勉强算的上是归家,因为听周围的人聊天的时候姜笑知道所处的地方是江都,但是不知道是江都哪里。

        有一次姜笑被抱起来时,向着远方望去,知道这里的房子应该是修建在山上,属于郊区范围内了。

        这段时间姜笑终于也放下了一切,竟然老天给了他重生的机会,那么心也重生吧,不过唯一令姜笑感觉震惊的就是以前胸口的那块石头跟着自己一起重生了过来,而这一切都是姜家的重大机密,所以很巧,姜笑的名字没有变,因为所处家族姓姜,而石头的关心,跟他改的名字也叫做姜笑。

        一月天,新年刚过,江都飘雪,雪很大,至少在上辈子的那些年,江都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

        “准备好了,天哥。”姜笑的母亲颜月茹拿着一件披风从屋内走了出来。

        姜天点了点头:“大概一周内可以回来。”

        而姜笑这个时候正在后院跟一个漂亮小姐姐堆着雪人,小姐姐十三四岁,但是已经可以看出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琪琪,让人去备车吧。”颜月茹蹲下身子,双手扶住了姜笑的双肩。

        冯琪点了点头:“好的,夫人。”

        “笑笑,还没有下山过吧,山下有好多好玩的好吃的,今天我们下山去。”颜月茹说着披风直接将姜笑抱了住,接着他被抱了起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一模一样,究竟怎么回事。”

        姜笑整个人都成呆滞状态,这个披风跟上辈子的一样,披风的后面绣着一个姜字,颜色也是纯白色,也是有着一个小帽子,那颗刻有“笑”字的石头也是挂在胸前,以及这场罕见的大雪。

        呜哇!呜哇!

        姜笑的哭声传遍了整个后院,姜天也是很快就赶了过来,夫妻两人可很是知道自己儿子的不一般,天生不凡,基本不哭不尿床,老太爷回来一趟差点激动的直接将姜笑抱走。

        “怎么了宝贝。”

        虽然一直都是颜月茹带姜笑,但是姜笑基本没哭过,也没怎么操过心,突然这么大哭,也不知所措来。

        “月茹怎么了。”姜天听闻哭声也跑了过来。

        咿呀(不去)!咿呀(不去)!

        “小祖宗你怎么了,别哭呀,走带你下山去玩。”姜天同样也是拿自己儿子没办法。

        姜笑的小脑袋不停的摇摆着,左一下右一下。

        姜天看着直接抓耳:“我说祖宗,你是我爹,你到底想干嘛呀。”

        “宝贝,你是不想出门,不想下山吗?”母子同心,颜月茹轻声询问,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也应该听得懂。

        咿呀(是的)!咿呀(是的)!

        姜笑的小脑袋从原本的左右开摆,变成了上下开摆。

        “不行必须得去,已经跟顾大师说好了,机会难得。”姜天这个时候却很坚定的说道。

        呜哇!呜哇!

        后院再次响起姜笑哭天喊地的声音,这下去就是要我的命呀。

        “老公,你跟老太爷联系一下。”颜月茹这个时候却说道。

        “这样不行吧。”

        老太爷是姜家一个特殊的存在,即是是姜家嫡系儿孙也不随便去打扰这位老人家。

        “没事的,老太爷很喜欢笑笑的。”

        “嗯。”

        随着姜笑的“指引”,颜月茹也将他抱到了一本日历旁边,日历上的日期是一月,上面没有说明是那一年,随着颜月茹的翻动,姜笑看到了时间。

        上面的时间并不是他上辈子跳楼的那一年,而是十六年前,是他上辈子出身的那一年,同样的也是他这辈子出生的那年,他猜测的没有错,这辈子的父母也是他上辈子的父母。

        这三个月,姜笑就是夫妻两人的宝,疼爱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扔掉,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在山下发生了意外,夫妻两人被迫扔下他,但最后两人都没有再来找他,只能证明,他的双亲在山下的那场意外之中凶多吉少。

        “月茹,老太爷说了,可以不用去,毕竟我家小子天生不凡。”

        “好了,笑笑不用去了。”颜月茹抱起姜笑一下亲在他的小脸颊上。

        而姜笑依旧处于痴呆状态,原来他不只是重生,而是回到了过去重生,一切的一切回到了原点。

        但是在此走过的路却不会在一样,这次没有下山,他至少不会再是孤儿,如同蝴蝶效应一般,他的以后的路变了。

        父母的爱,何艺的背叛,张斌的殴打,没来得及报答就离世的院长爷爷,被霸占的孤儿院,一切的一切...

        “儿子呀,看来以后你比你爹要不凡的多呀。”

        姜天这个时候一只手直接将姜笑抱了起来,只感觉胯下微微一同。

        咿呀!

        缓过神来的姜笑如同旱鸭子一样,双手不停的对着姜笑挥去,奈何胳膊太短,根本够不着。

        “姜天。”颜月茹的语音突然重了几分。

        “到,老婆。”姜天虽然抱着儿子,但是军姿依旧站的很好。

        这三个月姜笑也算明白了,他老爹天不怕地不怕,连老太爷这位老祖宗都不是很怕,就怕他母亲颜月茹。

        “儿子给我。”

        颜月茹将姜笑抱起来,怒声道:“姜天,你觉得你很不凡吗?行?你觉得你不烦就滚下山去找你那几个红颜知己吧,我绝对不拦你。”

        “老婆,我错了,回去面壁。”

        姜天立马怂了,刚刚走出门又转身说道:“老婆,天气有点冷,我能睡床吗?”

        “滚!”

        颜月茹脸微微一红。

        木马!

        姜笑一下子亲吻在了自己母亲的脸颊上,上辈子他没有父母的爱,恨过他们,但是一切重新开始,他也要重新开始,过去就是过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乐道门 风水盘 乐道安贫

GMT+8, 2018-11-18 23:08 , Processed in 0.17603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